“我的車窗玻璃又被撬了!剛剛被偷換過!”“小偷也太猖狂了!”“這一段,一個晚上,起碼撬了5輛!”
  這種話,聽起來刺耳不刺耳?難過不難過?
  今年9月以來,杭州蕭山鬧市街頭不知來了哪路小偷,頻頻對著路邊停泊的私家車車內物品下手。隨便說說,北乾街道永金路、星河景庭小區、金色錢塘小區,城廂街道高橋小學門口,都有,都有。
  於是,蕭山警方成立了專案組,讓“挺進行動”繼續挺進,剝絲抽繭,圍堵小偷。
  終於,兩個小偷落入警方偵查視線。
  當民警抓到他們的時候,驚訝於他們的年齡:一對堂兄弟,一個剛滿17歲,另一個才滿16歲。然而,兩個月時間,居然有百餘輛路邊停車被他們撬開,偷出車內存放的現金、香煙等等,積少成多,財物無數。
  唉,說起這對未成年的堂兄堂弟,實在讓人唏噓。
  小學就輟學的堂弟
  來蕭山投奔堂哥
  這對堂兄弟姓何,老家在江蘇農村,在沒來蕭山之前,從小學時就輟學在家,平時也就幫家裡務農。
  堂兄好歹大一點,先出來打工了。當然,他明白自己未滿18歲,用工單位是不敢要的,於是就去做了一張假證出來,“證明”自己現年20歲了。
  他是去年來蕭山的,最終在北乾街道的一家土菜館里,找了個跑堂的活。月工資2000多元吧,過日子,總是可以的。
  堂弟是一直和堂哥保持聯繫的。哦,補敘一句,這位堂弟是單親家庭,家裡更加管不住他。
  堂弟在家裡待著也是無聊,就來了蕭山,找到堂哥。他真的太小,臉都是稚嫩的,騙用工單位,真的很難。 所以,到蕭山之後,堂弟沒找到過工作,基本就靠堂哥接濟生活,平時就泡在網吧里。
  “哥,跑堂能賺多少錢啊
  還不如去乾幾票呢”
  沒事幹,人就容易墮落下去。
  沒讀過幾年書的堂弟就是如此,他在網吧里認識了一些狐朋狗友,又在網上找人瞎聊,腦筋開始活泛起來。
  他覺得,我找工作幹嘛呢,還不如去搞幾票,那不就有吃有喝了?
  堂弟開始慫恿堂哥:“哥,你乾跑堂一個月賺多少錢啊,夠嗎?不如,我們兄弟倆一起去乾幾票,保證吃香喝辣。”
  開始,堂哥莞爾一笑。
  堂弟每天都說差不多一樣的話。堂哥漸漸地被說動了,因為他自己花錢也是大手大腳。兩兄弟開始搭檔作案。每次,都是堂哥凌晨2點下班之後,兩人步行在蕭山鬧市找目標下手。堂弟手裡拿著螺絲刀,選定路邊停著的高檔車撬,堂哥就在附近望風。
  車裡的東西基本是現金和香煙。
  他們不挑的,有時候一時沒有收穫,甚至一路撬過去,連續撬十幾輛。
  每次得手之後,就瘋狂地花掉。
  在撬車窗玻璃的過程中,他們也遇到過一些報警系統靈敏的車,剛一動手,警報就響了,只好迅速逃離。
  監控加排查
  嫌疑人身份明確
  每起盜竊車內物品案件發生後,專案組民警均大量調取案發地及周邊治安和社會監控。
  但由於嫌疑人作案時間均在後半夜,現場光線昏暗,從監控畫面中無法看清嫌疑人的具體特征。
  專案組在對海量視頻資料進行縝密分析後,發現在多起案件的視頻監控中均出現了2名可疑年輕男子的身影。雖無法看清嫌疑人面部特征,但通過對兩人身形、體貌等特征的分析,可以初步認定幾起案件中出現的都是同兩個人。
  北乾派出所辦案民警通過大量走訪調查工作,最終初步確認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的真實身份為江蘇籍男子何某某——那位堂弟。
  10月22日,專案組根據線索,在長途汽車站,攔下了剛剛下車的兩兄弟。他們剛剛回了趟老家,又回來了。
  目前,這對堂兄弟已被刑拘,警方已經初步查證盜竊車內物品案件50餘起,被盜車輛達百餘輛。
  (原標題:撬了百餘輛車的大盜是對堂兄弟一個來自單親家庭,一個在飯店跑堂)
創作者介紹

iyhejqkhptqi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